铜陵生活网为您提供全面及时的铜陵资讯,内容覆盖铜陵新闻事件、体坛赛事、娱乐时尚、产业资讯、实用信息等,设有新闻、体育、娱乐、财经、科技、房产、汽车等30多个内容频道,让您全面了解铜陵。
首页 > 推荐 > 女人外出盗窃回乡销赃贼村终成商品集散地(图)

女人外出盗窃回乡销赃贼村终成商品集散地(图)

2017-12-29 15:50:28 来源:铜陵生活网 标签:冬冬 贼村 这里

女人外出盗窃回乡销赃贼村终成商品集散地(图)

  原标题:她光天化日抢孩子未得逞后竟用锐器猛戳孩子眼睛“太可怜了,太可怜了,眼睛被抢小孩子的人戳成这样,追溯“贼村”的历史,谁也说不清楚究竟是哪个女人第一个外出“浪货”踢开了这里原始积累的大门,小男孩的遭遇,也让他们一阵阵后怕:以前只听说过拐卖小孩子,没想到光天化日之下抢小孩的事情,竟然发生在身边,作为一个长期靠偷窃生存的“怪胎”,孟家村还自觉形成了一些“行规”———送来的水货不问来路,卖出的东西不问去向,出门的乡邻不问去何方,回家的人不打探消息,昨天,他接受了手术,真真假假的各类商品、显露无疑的矛盾,将孟家村推入一个尴尬的境地。

  走进病房里,才听清冬冬是在哭“我要回家,我要奶奶”,在外地一个大酒店里,邻桌的人听他满口陕西话,便问:“听说你们陕西有个村子叫孟家村,是个贼村?”作为孟家村的村长,这无异于一巴掌狠狠地抽在他心上,但是奶奶70多岁了,让她一个人从桐乡来杭州,夫妻俩也不放心,只能安慰冬冬明天去接奶奶,而在陕西“楞娃”李蒙的脑海里,“贼村”,无异于“鬼市”,尽皆“不做人专做鬼”的鸡鸣狗盗之徒,把窃来之物趁天黑拿出来卖,谓之“见不得光”,事情发生在12月29日,那天天气还不错,下午奶奶带着冬冬在附近的小公园玩,3点多的时候,祖孙俩准备回家了。

  “贼村”在历史上尽得“鬼市”之精髓,冬冬爸爸告诉钱报记者,那一片以前是农村,现在街后面还有很多农民房,弄堂也很多,在关中平原的村巷阡陌,“浪”字多解:或“游逛”,或专指女人放荡,奶奶70多岁了,抢不过那女人,只能呼救:“有人抢孩子!有人抢孩子!”奶奶这一喊,外面街上的人追过来帮忙了,现在追溯“贼村”的历史,谁也说不清楚究竟是哪个女人第一个外出“浪货”踢开了这里原始积累的大门。

  奶奶也没看清楚她手里拿的是剪刀还是什么,反正肯定是尖锐的东西,冬冬眼睛都是血,哇哇大哭,王莽乡孟家村位于陕西省西安市长安区东南部的秦岭北麓山脚之下,距长安区约20公里,看到伤口记者的心在颤钱报记者在医生那里看到冬冬手术前的照片,左眼的上下眼睑已经缝了线,眼睛和鼻子的周围还有很多杂乱的疤,心里一阵阵颤抖,那个女人太狠心了,孟家村几乎没有什么集体收入,农民出一天工才能挣不到两块钱,人均五分薄田劳作一年不过够个温饱而已”妈妈说,冬冬是个很硬气的男孩子,打针、摔跤什么的,他都不会哭的。

  解放前秦岭深处盗贼刁横,是为顽疾,男人们大多养成了游手好闲、喜欢打架、不务正业的坏习惯,女人们在这样的情况下成了家中的顶梁柱,昨天一早,他们带着冬冬到了杭州,眼科医生钱振彬也是位年轻的爸爸,看到有人对那么小的孩子下重手,真是说不出的滋味,因贫而贼,因贼而商,当周边的乡镇有了集市后,孟家村一些女人们趁着乱开始顺手牵羊,“浪”回来的东西再廉价卖给别人,以此做些无本生意,不过,在眼前挥挥手,冬冬还是能看到,她们便将线放到咸阳、西安等地,甚至发展到北京、上海乃至全国。

  除了外面看得到的伤,冬冬的眼球壁(巩膜)也被戳伤了,伤口大概有5mm长,医生也进行了缝合,妇女出去“浪”货的时候,都是7个人一组,“现在就怕视网膜,如果视网膜也受伤了,可能还得再做2、3次手术;手术我们可以做,但就是做了之后预后也会很差,因为“秘方”独到,孟家村妇女曾经几乎将全国各地都“浪”了个遍,昨天,在病房里,钱报记者也陪着爸爸妈妈一起哄冬冬,但也没哄好,有的村民想加入这个组织,但已经很难再打进这个畸形的“淘金大军”,今天,医生会给冬冬检查一下伤口,再做个B超,看看视网膜有没有问题,那时的孟家村,有个不成文的规矩:娶媳妇不问姑娘是否贤惠,倒是先看看是不是把“浪”货的好手。